Remedios

无处躲雨 Cha. 6

  我希望我有说过这个文是BE吧……。

  不过它是我称之为温柔型BE的那种。也可以理解成开放式。反正就是像开头的楔子那样。

  不喜欢去剥夺希望,喜欢角色无论多负面、多被动,也不要轻易妥协,大概感觉就是死也要天真漂亮。

  我不会说我自己觉得它是HE的。

  拖了很久抱歉。


=====

Cha. 6

 

  竞日孤鸣的房子买在金融区左近一个新落成的小区。小区据说是由某知名艺术师进行景观设计,虽然里头尽是高层建筑,但和郁郁葱葱的园林错落搭配之下,竟没有多少逼仄的感觉,而竞日孤鸣的房间就处在小区内最高层的那幢建筑的近顶。27层。

  车库附设在大楼地下。但由于停车用的业主卡片在令狐千里的车上,所以千雪孤鸣只能把自己的爱车停在小区外的临时泊车位,然后跟着竞日孤鸣走进带守卫室的侧门,穿过在月光下树影斑驳的花园。茂密的树丛在晚风中不时发出些微沙沙的响声,使整个环境越发显得安静,千雪孤鸣不太自在、又有些心不在焉地打量着在前方带路的竞日孤鸣的背影,忽然发现他好像很习惯这样一个人走在前面。

  “咳。”

  竞日孤鸣并没有因为他小小的找存在感的举动回过头来。千雪孤鸣感到一丝无趣。

  “咳咳。”

  竞日孤鸣停下了脚步,一脸关切地转过身:“你感冒了吗,千雪?”

  “你才……!我是说……”千雪孤鸣万般难受地顿了顿,没有回答他明显不需要答案的提问,“在这儿住多久了啊。你。”

  竞日孤鸣并没去探究他的话里是否带有些微关心。相反地,他侧着脑袋想了想,十足单纯的样子:“嗯,这个嘛,我差不多是开春回的国内,大概就花了一星期选了下地址……这边是精装修拎包入住。你问这个是后悔没早点来了吗,千雪?”

  “怎么可能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千雪孤鸣完全本能地回应;旋即又觉得站在别人家门前说这个着实尴尬,现在他们已经刷钥匙卡进到了楼厅。“……我可跟你说好了啊,喝杯茶我就要走了,晚点儿我真有事情。”

  千雪孤鸣觉得自己说谎的真诚度已经快要骗服自己了。他几乎开始真情实感地相信自己的时间很紧,并且还惦记着自己的车和……罗碧。想到藏仔,他的脑子忽然开始了转动,进电梯时,他瞥了眼身边的竞日孤鸣——“你现在在老哥的公司里?”——但话到嘴边,他又忽然打定主意不再先问竞日孤鸣任何一个问题。沉默在小小的厢体内降临。

  在电梯叮地一声停下来后,千雪孤鸣又莫名其妙紧张起来。所幸此时只有他和竞日孤鸣两个人,没有第三个人会发现到他的紧张,也不会有人会被波及、为此买单。这认知又让千雪孤鸣轻松了些许,虽然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进一个小叔子的房间会如此让自己惶恐不已。在他胡思乱想的期间,竞日孤鸣已经打开了走廊一头房间的门,点亮了玄关和客厅的灯。

  “哦……”

  千雪孤鸣傻兮兮地叹出了声。

  “嗯?”竞日孤鸣一脸了解地问,“还不错对不对?干净拖鞋在旁边的鞋柜里有。”

  不,他并不想要什么拖鞋。

  说真的,房间华丽得让他想要立刻转身逃走。吊灯、沙发、地毯,这繁复的风格可以用巴洛克来形容——当然千雪孤鸣对这研究不深——客厅有两进,通往里厅的门洞居然是拱形镶金的,还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雕刻立柱。猩红色的帷幔好在是收起的,减低了视觉上的冲击力。这真的不是个适合随便喝一杯的房间……“你想喝点什么,小千雪?要红酒吗?”

  不知是否千雪孤鸣的错觉,竞日孤鸣的脸上有一种你也是成年人了呢的欣慰表情。

  “茶!茶就好……”

  “遗憾,我有很好的勃艮第,是颢穹……”

  “这种洋酒你给我喝真的是暴殄天物啦……”千雪孤鸣无能为力地道。他想,竞日孤鸣接下来百分之百会拿出锡兰红茶,配一套雕花的茶杯。不过后者只是蹲下去替他从鞋柜里取出了一双拖鞋,然后整齐地把脱下的鞋码在门口。

  千雪孤鸣尽量让自己随便坐。他没有选择客厅中央围绕着茶几摆放的沙发,而是坐到了离玄关最近的餐桌旁。竞日孤鸣没有直接去给他泡茶,而是悠哉地进里间换起了衣服。

  千雪孤鸣别扭地别开脸,想着这人是到自己家了没错。而他……大概也不算外人。到这儿他心里一动,不禁又回头望向里面的竞日孤鸣。他在里厅附设的更衣室里,可能由于觉得并没什么可避讳的,所以没带上门。屋子很大,千雪孤鸣能看到他在还算宽敞的更衣室里来回走动。

  千雪孤鸣皱着眉望着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自己只是想看看竞日孤鸣是不是还是像以前那样纤瘦。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