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dios

无处躲雨 Cha. 5

Cha. 5


  走到街道上,千雪孤鸣先是心不在焉地跟着竞日孤鸣走了一小段,接着才反应过来问他是在往哪里走。话音刚落,竞日孤鸣就又用一种近乎慈爱的目光看着他,看得千雪孤鸣忍不住想伸手扫落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才听他说:“坐我车走啊。”

  “这怎么行?那我的车就扔这儿?”

  竞日孤鸣停下了脚步:“你自己开车来的?”

  “那当然了。”

  和竞日孤鸣这样站在街上对视让千雪孤鸣觉得有点儿不自在。可对方就是杵着,脑子里在回想什么似的。千雪孤鸣想起从小时候就觉得这个小叔肚肠里转的弯儿略多,关键是对里头究竟是怎么绕的他有时真是摸不着头脑,凡不能懂的,就会显得像是一肚子坏水。可他这么站着,身量虽然高挑却偏偏就比自己矮了那么一点,初秋明亮的月光啊街边柔和的灯光啊一齐洒在他的身上,把影子孤零零地描到地上——影子显得比他的衣服和头发还黑——千雪孤鸣委实没办法把急性子全部发作到他身上。

  “那我跟你去你家吧,”竞日孤鸣思考完了,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啥?!?!”

  “嘘——”

  竞日孤鸣是真的把一根手指竖到唇前做出了这个噤声的手势。他略带责备地看了千雪孤鸣一眼,好像在说这里多安静啊你多煞风景。千雪孤鸣气焰上不由收敛了几分,音量回到了正常值:“这不行,绝对绝对不行。”

  “哦。那——”竞日孤鸣平淡地接受了他的反驳,“你开车载我回家吧。”

  “那你的车怎么办?”千雪孤鸣还没有死心,指望竞日孤鸣说一句这的确似乎不大方便,然后放弃叙旧的大计。可是竞日孤鸣已经拨通了手机,吩咐令狐千里把车先开回去。千雪孤鸣一方面是不大受得了这个发展,一方面是真心嫌弃车子还配司机这个设定,所以对着竞日孤鸣露出了一张老大不赞同的脸。竞日孤鸣挂断电话,对他转过头来,装作没看见他的这种表情,纯良地问道:“你的车呢?千雪。”

  “啧。”

 

  千雪孤鸣的车是一辆深红色的SUV。车门上还张牙舞爪地骚了几匹狼的喷漆。千雪孤鸣坐上了驾驶座就打开了收音听起了交通台广播,等了一会儿发现竞日孤鸣怎么还没上来,先往副驾驶门外望望,没找着人,再往后座车门外望望,只见竞日孤鸣一脸无辜地站在那儿,手指还保持着弯曲着敲车窗的姿势。千雪孤鸣恍然大悟,忙不迭地解锁,竞日孤鸣这才进到了车里。

  “你还真是老板,坐后座,”千雪孤鸣不带什么恶意地嘲了一句,算作报复。

  “你这车平时是不是不怎么带人?”

  “废话,我独来独往要带什么人?几个兄弟也用不着我带。”

  竞日孤鸣听说了,好像笑了一声,但在广播的声音里不太真切:“那我今天忝占便宜了。”

  千雪孤鸣轻轻嘀咕了一声“可不是”,踩下了油门。

  “喂,你还没说家住哪里啊?”

  竞日孤鸣看着窗外,报出了自己的小区名字。千雪孤鸣听完果然又露出一脸不太爽的表情,但竞日孤鸣并不是因为看到了才知道这一点。他看着窗外,嘴角微微勾起极细微的笑容,行驶途中阴影在他的脸上变幻着投注的方向和位置。他的内心有些想法,……

  有些微享受蠢动。

  “千雪,”他唤道。

  “啊?”

  广播正在讲车展上最新公开亮相的越野车型的评测,千雪孤鸣听得开心,冷不防地应。

  “你刚刚都做了什么,一酒吧的人都像见鬼一样看你。”

  “哈?谁在看我?还有啊你管那叫酒吧!明明一屋子基……呃对不起,我不是说你。”

  千雪孤鸣住口得十分生硬,竞日孤鸣装作一脸认真的表情。“怎么可以歧视不同……”

  “啊啊我不是说过对不起了么!我只是去找藏仔然后当时一下子没找到有点着急嘛!”

  “罗碧为什么会到那里去?”

  “他……”             

  竞日孤鸣明显地感觉这个问题引起了千雪孤鸣少有的警觉。“他也是被人带去的么,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好吗!否则我就不会急吼吼地跑去找人了。”

  “哦……我看你也不像是,嗯,那边的人。”

  竞日孤鸣在后座说着,嘴角轻轻扬起了一个微笑。千雪孤鸣通过后视镜看见了他的样子,要说什么却莫名其妙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了好半天才松过气来,竞日孤鸣在后座保持着表情,一边老神在在地说:“当心点开车嘛,千雪。”

  “为什么我觉得被你骗到?”

  千雪孤鸣心里斟酌着要不要把这句话说出来,嘴上却已经说了出来。

  后座的竞日孤鸣忽然往前探了探身,一只手搭上了副驾驶座的椅背。

  “哎呀,你会吗?”

  他仿佛真心这么问道。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