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dios

无处躲雨 Cha. 4

Cha. 4


  现在,竞日孤鸣就坐在那里。灯光把他睫毛的阴影描在脸颊上,下巴描在脖颈上。千雪孤鸣先缩回了转角后,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出去。他的心有一些微妙地往下沉,但还没到底,他及时掏出一根烟来点上。然后,也不是故意的,他的脑子里开始一味地转着背地离开的方法。当然,他已不是中学生了,何况即使是在十五岁时,他也一不是讨厌他,二不是怕他。

  最多像此刻,有一点点陌生。

  只是不想遇见他罢了。

  没想到这种心情就算时隔十几年也丝毫不会改变,淡淡的强度、无由的性质。——但这就像是个妄想,一个人就在面前可你偏生想着这时没遇到他就好了,挺没建设性的。

  一支烟很快了了,千雪孤鸣感觉逃不掉了,硬着头皮走了出去。竞日孤鸣不用等他招呼就注意到他,脸孔朝他转过来,不及点头,人就从椅子上下来了。千雪孤鸣看着旁边的人问他“你还说不是你表弟呢”而竞日孤鸣笑着回答“哪儿能瞎占人便宜”,说话间眼珠一直没从自己身上转开,心里不禁嘀咕道,这辈子被占的便宜可比区区一个表弟大多了,还差着辈分呢。

  “千雪,要不要跟我回家?”不料竞日孤鸣开口就是这一句,千雪孤鸣毫无准备,一时连要把烟在吧台的烟灰缸里摁灭的事儿也忘了,光顾着杵在那里,差点让烟给烧到了手指。“我说,你这是什么脑沟回?”他回过神来后立刻发问,以免竞日孤鸣进一步发展他的奇葩逻辑,“我又不是没地方住干嘛跟你回家,我们很熟吗?”

  “不熟,”竞日孤鸣理所当然,却又有些为难地说,“但让你和你朋友一起留在这里,我怕如果你哥……”

  “你是有多爱抬出我哥啊!从刚刚开始就是,我又不是未成年了!”千雪孤鸣忍无可忍地发飙道,“你到底想干嘛好不好直说啊?”

  这句话一出口,竞日孤鸣表情变了。他忽然一脸安静地看着千雪孤鸣,连眼神都很安定。“确实不是未成年人了,千雪。那么你说,我们有多久没见面啦?就到我家喝一杯嘛,这应该不会很过分吧。”

  “呃这……”

  千雪孤鸣顿时觉得自己的感觉已不止是硬着头皮,而是头皮发麻……。竞日孤鸣这样子看着他,好像他不答应真会伤了他的心似的,千雪孤鸣也真不是一个心很硬的人,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一小步。“成我就同你走一趟……不过我得早点回自己家,还有事儿,”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他最后一句连忙找补。

  竞日孤鸣心满意足地微笑起来,在酒吧的约会专用打灯下颇为晃眼,然后他轻轻巧巧地转向同来的男伴:“今天真不好意思,要少陪啦。这酒我买单,改天再聊。”

  一直在旁观的男伴还想跟上剧情。“这么巧遇上故人,不介绍我认识一下?”

  竞日孤鸣已经摸出闪闪发光的VIP金卡结账。听对方这样问,他露出一点为难的表情,看在千雪孤鸣眼里,真是种倍感熟悉的装腔作势。说话时他显得很认真,都没瞟千雪孤鸣一眼,反而微微挡在千雪孤鸣身前:“太客气了,真不用。——其实还是个孩子。”

  “什——”

  竞日孤鸣一边收着金卡一边转回身来对着立刻反应过来就想抗议的千雪孤鸣。他动作挺灵敏地把手心抵上千雪孤鸣的胸口,阻止他的话,手的力道不轻不重的。千雪孤鸣吃他轻轻一推,首先感觉到的竟是那掌心的温度,由于西装外套敞开着,是直接落在薄薄的夏季衬衫上。“什……么鬼啊?!你——”

  “走吧,”竞日孤鸣再次打断了他的话。他用目光围绕着千雪孤鸣,模样专注,好像忘了在场还有其他人。

  千雪孤鸣便也忘记了。

  他边朝外面转过身边挠挠耳后,一路不情不愿地跟着一路问着:“那你住得不远吧?”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