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dios

无处躲雨 Cha. 3

Cha. 3


  千雪孤鸣从来没把自己和竞日孤鸣当一路人。

  不过不知从何时起、也不知为何,他却好像突然知道了这样一件事,竞日孤鸣和他一样并非什么好孩子。这是个本能一样的认知,也许来自于他故意夸大的羸弱,以至于千雪孤鸣心里真的渐渐给他打上了这个标签,也许来自于他时不时在千雪孤鸣看来十足恶质的管束或说捉弄,而且,只捉弄他一个。

  竞日孤鸣离国的那天天气很晴朗。千雪孤鸣本来并没有被特意告知他的行程,纯是出于巧合在家族大院的门口,看见竞日孤鸣拖着——或者说是拄着——一个大大的深灰色行李箱,穿着应季的浅米色的薄风衣,为充分保暖起见的深色围巾长长地垂在行李箱缘上。

  两人都好远就看见了对方。

  千雪孤鸣还没做出什么表示,竞日孤鸣先朝他做了个既像招他过去,又像挥手道别的手势。正好这时候,黑色轿车开了过来,停在竞日孤鸣的面前。他马上转过头去,仿佛就此已完成了告别,拖着箱子向打开了的后备箱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千雪孤鸣想走开却觉得哪儿特别不是滋味。

  所以他跑了过去,一下子挡在了准备往后备箱里放箱子的竞日孤鸣面前。

  “……喂,怎么没人送你啊?”

  千雪孤鸣一时站定了,还不知道说些什么,有些气喘吁吁地质问。

  “这辆车是你大哥特地给我派的,”竞日孤鸣看着他,微微笑着,“再说你不是过来了吗,千雪。”

  千雪孤鸣几乎翻了个白眼。“我这不是看你提不动箱子。”

  “千雪果真是个体贴的孩子。”

  在千雪孤鸣眼里,竞日孤鸣倒真是体贴非常地露出了一个感动的表情。但他的行动却不是这样。说话间,他已经把箱子抬起扔进了后备箱,虽然显得有点吃力,但是利落得千雪孤鸣一点手都没来得及搭上。

  “你……”

  “我要走啦,”竞日孤鸣轻轻松松地说。

  “……算我多管闲事,你放假有打算回来吗?”千雪孤鸣最终问道。

  “我不回来你会想我吗?”

  千雪孤鸣没有回答,因为他觉得答案是“不会想”。他看着竞日孤鸣有点自嘲地笑起来,却就是无法骗他,尔后竞日孤鸣伸出手来,替他整了整衬衫领子。他的手实在轻柔,令千雪孤鸣胸臆间产生种古怪的感觉,又听见他说:“就算会了也不要,我不会回来的。”

  这句话他说得很轻,几乎只有嘴唇在翕动,千雪孤鸣差点就要以为他没讲过了。可甚至在他自己反应过来以前,手就已经抓着竞日孤鸣的一只手腕,使得后者不无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这又使他难以假装没有听见了。

  在惊讶中竞日孤鸣还是很镇定:“不祝我一路顺利吗?小千雪。”

  千雪孤鸣的手上莫名其妙就加了点力。他旋即感到了自己毫无道理的警觉,立刻把手松了开来,多少有点生自己的气。

  “……唉,”他最后放弃了,硬生生地、也有点假惺惺地说,“那你自己小心。”

  “小叔替你担心还差不多,”竞日孤鸣说,“以后有你玩的,现在别老在你大哥面前充逍遥,”他一本正经说着,像是觉得很好笑,但没再笑出来。

  千雪孤鸣没答应他。他想不透之前那种假惺惺故而显得拖泥带水的感觉何来,决心不再搭理。“那你上车,我走了。”

  “哦,再见。”

  那就是千雪孤鸣在少年时听见的最后一句。



=====略有存货,有人惦记就索性发些。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