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dios

无处躲雨 Cha. 2

Cha. 2

 

  和其前或其后的不下数百次交锋一样,竞日孤鸣好笑地看着对方的脸由常色转白,再由白转黑。最后千雪孤鸣几乎咬牙切齿地:“……小……叔?”

  “真好,你长大了,可还没有忘记我,”竞日孤鸣说,“但刚才在外面为什么没有认出我来呢?难道我变老这么多了吗,好伤心。”

  “是有点眼熟但我怎么想得到你会来这种地方?你什么时候回国来的不对你不是说你不回来了吗?不对……”千雪孤鸣好不容易从震惊中恢复思考,“所以为什么你也会在这?!”

  “千雪不能接受?”竞日孤鸣笑得满面春风,“其实作为长辈,这是我该问的问题才对啊。你不务正业在这里玩你哥哥知……”

  “停!……停停停停停停!”

  竞日孤鸣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千雪孤鸣一口气拖进了休息室里带好了门。竞日孤鸣这才看到了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另一个——虽然竞日孤鸣回国没多久,但也不是从没在公开场合看见过亮相率极高的商界一号名人史艳文——“这不是……”

  竞日孤鸣望向了千雪孤鸣。后者脸色已经变得阴郁,瞥回他一眼,说:“有什么问题别问我。”

  竞日孤鸣就又去看站在沙发边的那个人了。他的表情不比千雪孤鸣好看多少,端正的长相根本盖不过那一双不悦的眼睛。竞日孤鸣立刻回想起听过的传闻和刚才千雪孤鸣所说的话,瞬间明白了什么。面前的人脸孔和史艳文酷肖,但气质却截然不同,他和千雪孤鸣对峙的样子可半点不像会让步。好一阵沉默过去。

  “……啊啊啊……”千雪孤鸣忽然向侧边走开了一步,烦躁地摇着头,“藏仔你能不能别跟我扛,反正我都知道你之前说的全是骗我的了,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让我帮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眼角余光觑着对方,像是在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那个被称作藏仔的人果然有些动摇了。良久,他像终于放弃了似的,一屁股坐回到了后面的沙发上。“我真的没骗你。就我刚才说的,没理由啊……我真的要去史艳文那里。“

  “为什么?“

  “藏仔”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看了眼一旁的竞日孤鸣。

  千雪孤鸣忽然醒悟似的:“啊小叔……“

  “原来你们是朋友,“竞日孤鸣恍然大悟般说道。

  “……啊?“

  “千雪,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竞日孤鸣大概了解了状况,竹筒倒豆似的说,”我回来后倒是听了不少关于公司里罗碧罗先生的事情。不过从来没有人也提起你啊?我还以为你早就不在本地了呢。害我怪想的,也不敢跟颢穹说,怕他生气。“

  “…………啊?”

  “唉,”竞日孤鸣一本正经地叹息了一声,“颢穹从以前就老爱埋汰你,什么少小不努力,不打不成器……”

  “啊停!”千雪孤鸣终于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立刻受不了地抱怨道,“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啊!”

  竞日孤鸣依旧笑眯眯地:“你也还是老样子啊,千雪。“

  “啊好好好,我不反对,能先让我和藏仔把话说完么?如果你出去等一会儿我会不胜感激之至啊!好不好?谢谢你!“

  “当然了,才一会儿而已嘛,我这就出去等你。“

  “呃我不是说要你等……我……“

  千雪孤鸣察觉哪里不对的话还没说完,竞日孤鸣早已经开门走了出去。千雪孤鸣站在原地,挠了挠头,有点尴尬地重新望向坐在沙发上姿势没变的罗碧,后者的脸好像比刚才更黑了一点。“藏仔……那个,无心怎么办。“

  “是谁告诉你的无心在哪里?“

  “当然就温仔咯,我跟史家人又不熟。他……“千雪孤鸣犹豫了一下,“说是碰到了姚明月。“

  “哼。“

  罗碧哼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千雪孤鸣走到沙发旁,在他身边坐了下去。

  “——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史艳文说会帮你。”

  “要他帮我?我罗碧就这么落魄?虽然法律渠道他史艳文很有把握,我也不至于一条人脉也没有。”

  “信你。……但你记得有事一定找我,我怕大哥会再从中作梗。”

  罗碧冷笑了两声。“说到底他和姚明月那个贱人能翻出什么花样?事到如今我只要无心的监护权。”

  “那你为什么要到史艳文那里去,你们兄弟俩……”千雪孤鸣难得地选择了下用词,“相认以来一直不对付。”

  “他……”

  罗碧说着就皱起了眉。“千雪,你我兄弟间就不说他的事了行吗?我真的不想说,反正我不得不去,我……”

  罗碧说不下去了,眉头也皱得更深。千雪孤鸣见状举起了双手:“好好好,藏仔你别为难,反正你去他家也好,至少我就放心了,别人要动你也多一层顾忌。”

  罗碧闷闷地“嗯”了一声,最后放弃地往沙发后背上一靠,拿起了旁边桌上半满的酒杯,一口全干了。

  千雪孤鸣叫道:“怎么你喝酒不先帮我也倒一杯?!”说着就要抢他的杯子,罗碧眼疾手快地放过一旁,问道:“刚那你什么人。”

  “……我操!”

  罗碧疑惑地看着千雪孤鸣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怎么了?”

  “我好险把他忘了,差点就完了!”千雪孤鸣说着就向外走去,“我得想个办法赶紧把他打发走……藏仔,你今天没开车吧?”

  “我哪还有车?”

  “呃,那就好,我怕你喝多。我先出去了,”千雪孤鸣说着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运气不好的话就不回来了。”

  罗碧冲他挥了挥手。千雪孤鸣开门出去的时候,还是回望了他一眼,觉得他似乎已经沉浸在思考中,边关门边摇了摇头。

  ——他做这个动作是建立在竞日孤鸣已经不在原地的事实基础上的。千雪孤鸣抱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侥幸心理向外走,在要进入吧池前先探出头张望,然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竞日孤鸣正坐在高高的吧台椅上,和同伴、酒保三个人有说有笑,黑西装包裹得他身材显得格外修长,微微侧过头听人说话的样子高雅端庄,在这个酒吧的灯光下简直光彩照人……千雪孤鸣心忽然咯噔往下沉了一下。

  毕竟他对这人的记忆早依稀模糊地停留在十几年前了。突如其来到今天,有的事儿他还没来得及想,有的事儿他似乎不高兴去想。竞日孤鸣决定放弃高考出去留学的那时候,千雪孤鸣刚上高一,天天光顾着同一拍即合的死党罗碧变着法子跟外面作死玩儿。……但就算是这样,千雪孤鸣看着现在的竞日孤鸣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想了起来,跟这小叔好像还有些被自己扔到了记忆墙角的酸酸的过往。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