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dios

无处躲雨 Cha.1

Cha. 1    

 

  应当说,竞日孤鸣和千雪孤鸣是那个晚上在那个酒吧里第一次见面的。

  之所以笼统地说“那个酒吧”,因为那其实是一个“那种酒吧”。就算它在同类酒吧里算得上门槛较高,作为那边的人的竞日孤鸣也早就被相熟的人介绍给了老板,但实际上他几乎从来不去,由于他对出入这种场合内心本有点抗拒。他不知道那天晚上的生意伙伴是怎么打听到他的私事,也即他的性取向的。毕竟他自认行事低调,尤其从十八岁出国镀金——主修的还是社会学科——后,更是几乎从孤鸣氏的家族企业里销声匿迹,最近两个月才刚刚优哉游哉地回来帮着家里谈些小项目。那天晚上,竞日孤鸣也确实本想拒绝对方的邀约,但不知道为什么,对着邀请者明显暧昧甚至带着一丝轻视的笑容,他最后竟放开了一时微皱的眉头,点头答应了。

  但他婉拒了对方与他同一辆车前往的建议,转而让令狐千里开公司的车送他,并且到时候接他回去。

  酒吧在新景观大街附近一条闹中取静的暗巷里。时值早秋,入夜稍稍有些凉意,竞日孤鸣下车时下意识地拢了拢休闲西装里衬衫的领口,原本是生意伙伴而现在变成了另一个意义上的同伴的男人已在故作殷勤地向他做出请的手势。入口在一楼,接着是一段短短的楼梯,周遭十分安静。在通过楼梯,进入到直达三楼的酒吧的电梯厅后,竞日孤鸣感觉同行者的举动明显逾矩起来,那凑近的吐息快要喷到他的脸上了。既然同意了到这个地方,竞日孤鸣选择始终保持着笑意。反正这并不是一个长得很糟糕的男人,事实上外形还算得上风流倜傥,竞日孤鸣自嘲地想,倘若只是来次酒吧,自己也不算是特别亏。

  就在这时电梯下来了,到达时轻轻“叮”地一声。

  竞日孤鸣有分寸地和男人拉开了点距离,抢一步走到电梯门前,省得对方再拿出直男对待女士的尴尬礼节。他就这样看着电梯门徐徐开启,门后出现了一个暗红色头发的年轻男人,脸带着一丝煞气急急要走出来。

  近在咫尺间,眼神接触了。

  竞日孤鸣心里奇怪地跳了一下。这个男人长得比竞日孤鸣稍高,看得出,现在正处在无暇他顾的气怒之中,但是他瞟向竞日孤鸣的眼神在刹那间,仍然带着些微干净的好奇,其后则什么也没有。那眼珠是锆石般的蓝,这个颜色莫名其妙地触到了竞日孤鸣的心底,印进了他的脑海,以至于对方浓眉高鼻的俊朗五官都为此淹没了。视线瞬间就转开了。在竞日孤鸣让开一点路的时候,他只匆匆丢下一句“抱歉”,接着就沿着楼梯大步跑了下去。

  竞日孤鸣不禁转头看着他的背影。他差不多两阶并一阶地迅速冲了出去,竞日孤鸣才注意到他也穿着西装,甚至还打着领带,但领带已经被他不爽地甩到了肩膀后面。

  短时间,竞日孤鸣的目光像是黏在了他留下的那块空气上。直到进入电梯,而电梯门完全关闭后,他才回过神来,向装作不满的同伴鬼扯了一个自己也不相信的理由:“刚才那个人跟我一个表弟长得真像。”

 

  由于不想给同行者寻找角落里的座位的机会,竞日孤鸣在进到吧里后率先向吧台的方向走去。以他的仪表本来可以收获不少注目,但在吧台坐下以后,竞日孤鸣才意识到酒吧里的气氛和平日有点不同。他一边听凭同伴要了两杯菲斯,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扫视着四周,却没看出什么异样,只觉得周围的人似乎连说话声音都比平时小。

  “你又走神了,”他听到同伴在说。

  竞日孤鸣对同伴的装腔作势有些敬谢不敏。他从年轻的调酒师手里接过菲斯,礼貌地表示了谢谢,刚刚举起杯子,就听见身后的门好像是被大力推开的声音,他转过头去,只见刚才在电梯间碰见的男人像一阵风一样又卷进酒吧里面,这回直冲到靠里的走道,踹开了第一间休息室的门:“靠刚才差点被你骗了!无心不在史家,我就说你哪里像会去找史艳文!”

  竞日孤鸣手持酒杯,贴近唇边,却没有喝。他看起来像是入定,但又缓慢地眨了眨眼。

  休息室的门已经关上了,拜良好的隔音所赐,外边只能听见里面传来隐约的声响,似乎很热闹的样子。

  “你表弟认识史艳文?”同伴调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打断了竞日孤鸣的遐思。

  “不,不是我表弟,”竞日孤鸣仿佛怕惊动什么似的轻声说。然后他忽然放下酒杯站了起来,杯中物还一滴没沾,只是对着同伴微微一笑:“失礼了。”

  他气定神闲地穿过吧池,这下子确保多数人的视线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敲了敲休息室的门。

  里面似乎压根没听到他的敲门声。他不以为意,握起拳头,依然是笑吟吟地,砸了砸门。

  安静了。竞日孤鸣笑容加深了,静静等待着。门半开时,只一个脑袋探了出来,正是那双锆石蓝色的眼睛的主人。“请问你哪位啊?有话快说我这里事情还没处理完。”

  竞日孤鸣一点儿也没有再动摇。

  “是你吗?千雪。”


-TBC-


一直写下去可能还会改。一直写下去的话改版完结后WORD网盘释出。

&谢谢。

评论

热度(9)